終點

 文/會友張伯成

靜楓姐走了。她是我第一個認識的臥床病友,也是她把我推薦給其fb上每一個認識的病友。初次見到她,我必須坦言,內心是不舒服的,心裡有個聲音:「天那!我不要變成跟她一樣。」久了,就不再那麼排斥了,其間的心理調適是有的。不諱言的,她是我的一面鏡子,讓我對自己有了不同角度的思考與定義。她的文字是有厚度的,可惜因身體狀況不佳,已很久沒貼文了。前陣子,她的狀況更糟了,我們雖然處於不同的階段,卻有著相同的等待。然而,病友與病友家屬的期待,往往是大相逕庭的,卻都有著難以割捨的無奈,過程的辛苦與煎熬,絕非常人所能體會。

 

以下為看了她10/18的影片《路程:呼吸》(https://goo.gl/WMSST9)後所寫的感懷。

 

等待
柔軟的雲床上身如巨石
純度的氧喚不醒意識的迷茫
短促而混濁的氣息
在生命之河裡載浮載沉
時間的沙漏分秒流逝
生亦何歡死又何懼
遊走邊緣的意志
看不到渴望的終點
禁錮的靈魂仍沉重等待
羽化後輕盈的飛翔

 

12118705_897965643628692_6190815631411121202_n  

 

(本文出自漸凍人協會會訊2015年12月第168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漸凍人協會 的頭像
漸凍人協會

漸凍人協會

漸凍人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