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音樂紓壓走廊


生病住院的人心裡悶,要聽快歌


文/音樂志工 詣行三重奏 陳相妙

 

2  


我非常喜歡逛書店,有次去看到一本書,內容寫到適合各個星座聽的療癒音樂。翻到我那個星座,看裏頭都在說甚麼?結果書裡說布拉姆斯、舒曼的音樂最能幫助我這星座的人療癒。我看完就把它放回去,心裡一陣狂笑,那人大概沒好好讀過布拉姆斯跟舒曼的傳記,只靠星座去分析這兩人吧?我最不喜歡的作曲家就是苦悶的布拉姆斯,聽到了不會快樂,療癒就更甭提了!這輩子最慶幸的是我主修長笛,那傢伙沒有寫給長笛的作品,不必勉強自己用心詮釋自己不喜歡的作品,開心得很。書裡還講得頭頭是道,看到快要把我給笑死了,心想那號稱星座專家的作家真是非常自以為是,但事實上對音樂的認知程度非常粗淺,建議他再多認識點古典音樂,然後多跟人聊一聊、人那有那樣容易簡單歸類,對複雜的人性得再做更深入的了解 ,如此才能寫出真的是對人有建設性的好書。

 


到現在還記得第一次到醫院義演的情景。當時內心非常緊張,因為我鋼琴彈得不太好。定曲目之前,還跟院方社工室的人員詢問想要我演奏甚麼樂曲,院方回覆說:優美的慢板比較適合病人。所以一小時的曲目幾乎都排抒情的慢板,但我喜歡快樂的曲子,所以也排一兩首。演奏的當下很安靜,心想病人很需要安靜的休息,醫院該是這樣吧?就這麼彈下去,但彈完快板之後,突然傳來很多很多的掌聲,連忙把頭抬起來,天啊!怎麼圍了一大群人啊?我問他們:「你們喜歡聽快的曲子,而不是慢的曲子嗎?」有病人大聲說:「老師,你應該多彈這類型的曲子,你們都不知道我們生病住院的人心裡有多悶,老是演慢歌,聽了之後就更悶!」突然間恍然大悟一件事:原來慢板是給行政跟醫護人員聽,快板是給病人聽的,我問錯人了!

 


有次的義演組合是三隻長笛,長笛重奏的樂曲非常多,但沒有給這種組合的台灣民謠,我只好自己亂改了一首給三隻長笛的「滿山春色」。演奏完之後得到很多掌聲,但掌聲中混著大聲叫罵的聲音,太太推著生病吊點滴還坐輪椅的先生,兩個人當眾大聲互罵,先生大叫說:「妳又聽不懂,還拍手!不懂好壞的人居然還拍手!」太太大聲回嗆:「你管我! 我聽了開心高興,就想大力拍手,不行嗎?」我們三個互看一眼,當下不曉得該怎麼辦,只好繼續演奏下去……聽台灣民謠可以聽到吵架?醫院義演超過一百場的我,到現在還是很難理解這是怎麼回事!

 

 


前一陣子接到協會的來電邀稿,要我寫篇關於音樂療癒的文章,其實我並不喜歡寫得洋洋灑灑、學術型、不切實際的長篇大論,因為長年的義演經驗告我:人很複雜,沒有那樣簡單,無法以學術的方式來討論歸類。聽音樂能夠讓人快樂,但前提必須是聽到對的、符合當下氛圍的音樂。坊間很多標榜療癒的音樂唱片,除了緩板、水晶,還有一種New Age風格的曲子。經常有人強烈建議我到醫院演奏New Age風格的音樂,那些人說下班之後聽到那種音樂,覺得很放鬆很舒服,一天的疲憊都消失了,非常適合給病人聽。而當我把這類型的音樂拿到醫院義演時,台下的觀眾都消失了,用行動告訴我:「我們不喜歡聽這種音樂!」但換成快樂的歌,就算是古典樂,觀眾又會圍過來,我實驗過幾次,都是這種反應。其實我也遇過討厭聽音樂的人,無論甚麼類型的音樂都不喜歡,聽到音樂就會生氣。因此,我對音樂療癒這件事的看法是,自己覺得好聽的樂曲,別人不一定覺得好聽,所以得去問那個心情不好,需要被療癒的人,看他想要聽甚麼樂曲,聽到了自己喜歡的樂曲,覺得很快樂,這時候音樂才有療癒作用,而不是只聽到音樂就可以被療癒。

 

(本文出自漸凍人協會會訊2016年3月第171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漸凍人協會 的頭像
漸凍人協會

漸凍人協會

漸凍人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