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上帝所給的出境車票

文/ 志工 鄭玉春


同學朋友大都知道我是一位乳癌患者,罹癌至今已快三十年。後又因體內其他器官腫瘤再次接受多次手術,曾經因開刀被插管。自健保局成立以來我就領有重病卡,直到今年初才被取消。


初次被告知罹癌的瞬間,我驚恐、害怕、哭泣,怨天為什麼是我呢?因為在這三年前,家父及二哥才因癌症相繼去世,腫瘤、癌症這些字眼對我來說是多麼的可怕,很幸運的每次手術後都能安然無恙,當然,術後帶來的身體某些部位不適是無可避免的。


這些年在社會風氣開放及醫療透明化下,帶動了國人對生老病死有了另一層面不同的認識與想法,上帝給了我們一張車票讓我們上車,但何時到站沒人知道,或許上帝說了,但我們都急著趕車,沒聽清楚也說不定,以至於在該下車時就很慌亂。本來一池水已吹起了漣漪,再加上無事湊一腳的親友來擾亂,搞得臨終者因無謂的「急救」胸口焦黑、七孔流血、容貌不整都有可能,另一方面也浪費社會醫療資源。


「安寧療護」是協助患者緩解身體的疼痛與不適,有效控制各種症狀,讓患者有尊嚴地抵達人生的終點站;在意識清醒時預立「醫療自主計畫」(ACP),規劃人生晚期的生涯,確保自己的臨終的方式。

 

(本文出自漸凍人協會2016年第23期見動年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漸凍人協會 的頭像
漸凍人協會

漸凍人協會

漸凍人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