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外勞的台勞                   

                                                                                                                              文/家屬 劉雲英

 

老闆娘初體驗,老前輩笑彎腰,明明多了個幫手,卻不見輕鬆,沛倫媽媽(病友家屬)聽我娓娓道來之後,嘲笑我是「外勞的台勞」。

 

 

阿蒂來我們家半個月,老公就住進忠孝做牙齒根管治療,足足五十一天,我親手做了近百個便當,絞盡腦汁變化菜色,卻是吃力不討好。因為道聽塗說醫院有些外勞很會摸魚,買便當常捨近求遠……,唯恐阿蒂也有樣學樣,不如防患未然,何況住家離醫院不遠,步程二十分鐘之內,我自己也要吃喝三餐,為兼顧衛生及營養,還是費點心思洗手做羹湯。

 

 

 五、六月的台北,氣溫飆到三十五度稀鬆平常,買菜、切洗、在悶熱的廚房蒸煮炒炸,然後在太陽底下快步行走二十分鐘,汗如雨下,到達醫院,一陣沁涼迎面撲來,又直打哆嗦,阿蒂穿著大外套,接過便當馬上大快朵頤,我坐在老公床邊,比戴呼吸器的他還要喘,卻依稀聽見埋怨的聲音:「老闆娘煮的菜不夠鹹。」差點昏厥過去。

 

 

同房另兩位外勞,照顧氣切病患經年累月,深得家屬信賴,經常處於無政府狀態,得閒便呼朋引伴到外頭大採購,阿蒂吃著我做的少油少鹽便當,眼睛則盯著她們桌上琳瑯滿目的食物,垂涎三尺,我只好三不五時買些甜點炸雞零食飲料,給她慰勞解饞。

 

 

阿蒂隔周休一天假,早八晚八,她愛到台北車站揪團嚐美食、瘋狂掃貨,每次都大包小包滿載而歸,展示戰利品時,換同房那兩個外勞流露傾羨的眼光,阿蒂相當享受這種虛榮,於是更變本加厲,時常,見我提著便當姍姍而來,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老闆娘來了,我要去逛街。」一溜煙即不見人影,個把鐘頭再現身,又是好幾袋大人小孩衣物,看在她愛女心切、又努力促進台灣經濟繁榮的份上,實在不忍苛責。如果不是那天她惹毛我,我也許就這麼放任她一路逛下去。

 

  

事情是這樣的:同房兩位外勞習慣在晚餐前沖澡,阿蒂耳濡目染也跟進,然後三個洗得香噴噴的外勞,會湊在一起吃飯聊天,我那天傍晚與垃圾車有約,所以中午早早就送上兩個便當,趕到醫院時,阿蒂的不悅明顯寫在臉上,老公說她已在耳畔叨念許久,意指我太晚來,耽誤到她梳洗時間。我聞言勃然大怒:「醫院限水嗎?七點不能洗澡?八點不能洗澡?」我的聲調愈拉愈高,咄咄逼人。阿蒂沒看過母老虎發威,嚇得連聲說對不起。

 

  

之後,她乖巧了幾天,又按捺不住那顆一直想出外蹓躂的玩心,她幾度向耳根子較軟的老公試探,老公故意回絕:「我作不了主,我也怕老闆娘。」看來那天我不計形象的反派演出,必然讓她心驚膽寒,但總得有人扮黑臉吧!我當仁不讓。

 

  

雖然外勞離鄉背井,助我們一臂之力照顧親人,當以同理心相待,但根據沛倫媽媽經驗之談,雇主千萬不能太婦人之仁:「所謂軟土深掘,小心她爬到你頭上。」的確,新手老闆娘尚有許多要學習之處,老前輩請傾囊相授。

 

 

  

P9230298  

▲劉雲英夫妻深情合影

 

 

(本文出自漸凍人協會會訊2013年9月第141期)

    全站熱搜

    漸凍人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