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繼續生活。

 

文/ 會友家屬 劉雲英

 

12月31日他生日,兒子對他高唱生日快樂歌後,便興沖沖出門與友跨年同樂。我問他今年想怎麼過大壽,他垂頭喪氣、不發一言。回想六年前,他初聞病症,忐忑不安:「我還沒活夠,天就要絕我?」他以為很快會蒙主寵召,在一連串道謝、道別、道歉之後,沒想到還能茍活這許多年,活過花甲,每一天都是老天的恩賜。

 

但自從聘了印傭,大老婆退居幕後,他就經常有恃無恐對我大小聲。居服員來訪,忍不住發出正義之聲:「你對老婆好兇,怎麼一直罵她?」我在一旁喟然而嘆,居然連外人都看下去,跳出來主持公道,豈知他振振有辭:「我再怎麼罵老婆,她都不會棄我於不顧。我罵印傭,她可能辭職不幹!」他就那麼篤定老婆沒膽搞罷工,而且大肚能容,容得下滿腹委屈和辛酸淚水氾濫成災。糟糠妻就是有情有義,即使被罵得狗血淋漓,仍像101忠狗一樣悶聲不響蜷縮在旁不離不棄。

 

偶爾他也會良心發現,心疼我這個受氣包,恢復對我體貼入微,要我到外頭享受美食、買華服、善待自己;鼓勵我跟朋友保持聯絡,三不五時相約出外走走紓壓身心。103年歲末感恩最大德政是延長了我的「放風」時間,除了每周放我到社大聽課,特別恩准我晨起到附近虎山半山腰走一圈,回來報告心得。

 

「妳今天看到什麼?」他問,我回答他,山上好多銀髮獨行客,不全然都是資深神鵰俠侶。他馬上機會教育:「妳要練習一個人過活,夫妻總有一方會先走,兒子也有他自己的人生。」

 

我最怕他這樣一臉嚴肅提到生離死別,鼻頭沒來由一陣酸,好像他就快要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了。是不是因為這樣他才會對我兇?氣我太依賴?恨我不夠獨立?擔心我日後無法生存在沒有他的世界裡⋯⋯。許是愛之深、責之切,他不時氣急敗壞對我謾罵一通,多少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意味吧!其實,如果他能繼續活在我身邊,我情願被他罵一輩子。

 

晚間九點多,壽星就寢,一直翻來覆去睡不著。午夜,迎接2015跨年煙火秀熱鬧展開,2萬3000發的光芒四射照亮整個大台北夜空,我將窗簾拉開,馬上一覽無遺,他卻閉眼拒看,好像世界與他無關。我只好悻悻然放下窗簾,就讓外頭嘈雜的世界去喧鬧它們自己吧。只要他一夜好眠,他的好、他的壞,我都照單全收。218秒過後,一切歸於平靜,天亮後,我們將繼續若無其事生活。

 

(本文出自漸凍人協會會訊2015年7月第163期)

 

    全站熱搜

    漸凍人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