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家彭怡文眼控書寫專欄《浩瀚的大海

                       天邊的一顆星 落入凡間的精靈

                                          吳麗美(病友彭怡文小學同學)

 

「媽媽,你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人物,怎麼有人請你寫序呢?」這是兒子的疑問。是呀,我是nobody,可是我有一個不平凡的同學——怡文。在我的印象當中,怡文總是綁著條馬尾,坐在第二行,我永遠看到她的背影。同學兩年,我們既熟悉又陌生,因為在我的心目中,她是漂亮寶貝,指間流瀉的是行雲流水般的音符,一次又一次的獨奏和演出,台上的神采、台下的掌聲,我是既羨慕又佩服。

 


畢業後各奔東西,偶而會有人捎來她的消息……。哦!她出國學音樂了;哦!她回來了,   她的身影似有若無的投射在心中,但永遠是小學時坐在鋼琴前的神采。我們是兩條平行線,沒有重疊的機會,她是屬於音樂的、靈性的,我充其量只是老歌的愛好者,連音樂欣賞都談不上。沒辦法呀!沒環境、沒天份,更沒怡文的毅力。所以她是天邊的一顆星,只能仰望。

 


一年多前,我們的生命有了交集。相識四十年,沒機會交心,此次相會於病榻前,才真正的了解怡文為了音樂所付出的努力和青春。她堅持而勇敢,為音樂經歷多年寒窗,衣帶漸寬終不悔,她生命的特質無法用言語形容。她是天邊的一顆星,她是落入凡間的精靈,感動每一個認識她的人。

 


細讀她和春哥(編按:眼控電腦的匿稱)的對談,孝順的、溫柔的她,毫無保留的將她和家人呈現在我們眼中。父母為了一圓她的音樂夢,無私的付出,她自己在留歐時期,為掙得每一分錢,披星戴月,吃盡苦頭,原來她可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戀愛的甜蜜,也讓人欣羨,有一個靈魂伴侶無悔的付出,不離不棄,是上天派他來守護怡文的。怡文這輩子有兩個不渝的情人:音樂和先生,幸福啊!

 


生病讓她的生命出現了轉折,上天出了最嚴苛的功課,逼著她每天面對不同的難題。身心的磨練不斷的衝擊著她,她卻能微笑以對,淚中帶笑、幽默不斷,拿自己的苦痛博君一歡,連蚊子都懂得一親芳澤。縱有不快,轉念之間,又是一幅好山水。站在她身旁,只能默默為她祈禱,這樣的生命鬥士終有一天可以找到生命的解藥,屆時的同學會就能親聆她美妙的演奏。

 


怡文,在這中秋前夕,寫下心中的絮叼,謝謝妳病中日記鼓舞了我,讓我了解生命有無限的可能。遇上了,要歡喜面對,自然會找到它的出口,祝福你 !〈本文節錄自彭怡文以眼控電腦著作之《浩瀚的大海》一書序之二,書尚未出版〉

 


靠近怡文穿黃色衣服的同學是吳麗美  

▲靠近怡文穿黃色衣服的同學是吳麗美。


(本文出自漸凍人協會會訊2012年11月第131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漸凍人協會 的頭像
漸凍人協會

漸凍人協會

漸凍人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