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生命  永不放棄

文/家屬葉枝炎

凉華是我的家後,她故鄉在雲 林鄉下,屬典型的農村。家中兄妹五人,在物資匱乏的年代,生活倍加艱困。小學畢業,凉華帶著簡單的行囊北上,來到人生地不熟的三重,在一間工廠學做成衣, 以換取微薄的生活費。她外表柔弱,內心卻是無比的堅強;永不服輸的個性加上勤勞、刻苦,漸漸成為成衣加工的好手。晚上到夜校唸書,半工半讀陸續完成了初、 高職的學業。

 

 

二十四歲結婚後,責任加重,凉華辭去文化大學圖書館的工作,跟我到竹南。一年 之後,我至東元電機公司服務。此時適逢東元在中壢工業區籌設新廠,請調後,在內壢找到一間勉強負擔得起的勞工住宅。多年後,轉職土城的某汽車製造廠,又貸 款在板橋買下一間公寓。為了生活,凉華為離家不遠的成衣廠代工,以貼補生活費的不足,我們胼手胝足是為了能夠盡快脫離貧窮。幾年後搬到新莊,凉華到三重成 衣廠工作。為了賺更多的錢,每天趕貨,論件計酬,日復一日。九年前的某一天,在上班途中,被一個陌生男子撞到,造成右腳板反折而跌落地上。殊不知此時神經 已受到了嚴重的創傷,被診斷是運動神經元疾病的重症患者。生活無法自理,必須完全仰賴外傭照顧。

 

 

更值得一提的是,凉華在家庭經濟非常困頓的情況下,卻能支持我半工半讀的完成 空中大學的學程。對於孩子的教養,家中的大小事凉華都一肩扛起,沒有怨言。氣切之後,看她顯得十分無助,悲傷至極,我告訴她說:家庭經濟不至於崩潰,萬一 積蓄花光了,賣掉房子也要照顧妳一輩子。當下她淚流滿面,料想她會慶幸過去對我的付出沒有白費,換來的也絕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良人」。

 

 

平生完全贊同「生命意涵追求的是廣度而非長度」的說法;蘇東坡曾寫道「人生到 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似乎也在提醒我們要活得精彩,就要把握當下。原以為含淚播種之後定可歡笑收割,有了一些積 蓄後可以再提昇更好的生活品質,可以再攜手同遊那好多我們沒去想去的地方。而今病程加遽,山光水色,只能神往。人生確實有很多的不圓滿,即使曾經遊歷過的 山巔水湄令人留戀,一時難以割捨,心中還是充滿期待。期待幹細胞的移植成功;期待能夠治癒漸凍人的新藥趕快問世。如果有來生,我也期待著凉華有一個健康的 體魄,和我雲遊四海,分享著彼此迎接時序變化,臉龐自然呈現的喜悅。

 

 

如今塵緣未了,幾多的宿願未償。所以,我們要勇敢的告訴自己:生命無價,未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放棄。

 

(本文出自漸凍人協會會訊2012年9月第128、129期。)

 

    全站熱搜

    漸凍人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