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文/家屬 劉雲英


阿蒂隔周休假,她盛裝打扮出門後,便由我這個超級台傭代班上陣,近日我右手使用過度,肌腱發炎苦不堪言,兒子自告奮勇代老媽服其勞,要我在一邊涼快,充當花瓶即可。

 


2014年5月中,他因胃出血住院,過兩天,阿蒂休假,兒子帶著幾本閒書來到醫院,笑說無聊時可以派上用場。這是那一天的實況轉播:

 


33公斤的他鎮日喊痛,即使戴著呼吸面罩,也不時傳來痛苦的呻吟,坐也不是,躺也不成,像個一刻不得安寧的過動兒。兒子抱他上床,讓他左右翻滾一下,喬他最舒適的姿勢,然後他說:「前腳伸直一點。」我和兒子面面相覷,又不是兔子,前腳是指左腳或右腳?兒子跟我使眼色:「你們老夫老妻這麼多年,妳應該聽懂他的通關密語吧!」於是我自以為是的抬起右腳,聽見他生氣喊著:「笨蛋!」我趕緊放下,換左腳,這二分之一的機率都猜錯,看來我今日運氣不佳。

 


「把我手搭在肩上。」側身躺在床的他命令著。兒子問哪隻手?他狠狠的瞪大眼:「躺右邊,當然是右手搭在左肩,笨蛋!」母子倆都是笨蛋,這家人還真慘。

 


躺沒幾分鐘,他說要坐起,又是一番折騰。輪椅坐太前端,他身子往前傾搖搖欲墜;坐太後面讓他靠著氣墊,卻說如芒刺在背;扶手太硬,他手擱著不舒服;墊上軟被,手肘又頻滑落;將他兩腳抬上踏板,不小心兩膝對撞,他痛得哇哇叫,破口大罵:「白癡,比阿蒂還不如。」突然覺得好委屈,淚水在眶裡打轉,我忍不住反唇相譏:「那你去娶她好了。」兒子竟噗哧一聲笑出來。

 


他一下說空調太強,全身包裹得密不通風,一下又渾身冒汗,趕緊寬衣納涼,時不時頭皮癢、鼻子癢、耳朵癢,連眉毛也跟著湊熱鬧,我們兩人四手忙個不停,我調侃他是最高指揮官,一點不為過,對我們這兩個老少天兵指揮若定,五分鐘可以下達十二道指令。中午,他灌食完畢,看我們好整以暇享用便當,依然不改指揮官本色:「你應該先吃青菜。」「這滷肉看起來很鹹,去用開水涮一下。」我和兒子只好畢恭畢敬喊著:「是的,長官!」

 


一整天就在他軍令如山下執行大小任務,兒子帶來的閒書原封不動被晾在一旁,好不容易熬到晚間八點,救星滿載而歸,飢腸轆轆的我們如釋重負辦理交接,這十四個月以來朝夕相處貼身照顧,外傭顯然已比大老婆更能讀懂他的心思,我這般盡心盡力,卻被嫌棄到一無是處,感覺有點悲哀。兒子安慰我,病人依賴外傭,自然不敢太得罪,但經年累月承受身體病痛,情緒總要有個宣洩的出口,最親近的人當然首當其衝,口不擇言在所難免,怎能把他的話當真?

 


「明天,老爸就會自知理虧跟妳道歉了。」兒子鐵口直斷。

 


於是,笨蛋二人組豁然開朗,相偕到牛排館大啖遲來的晚餐,為下一個代班日儲備體力。

 


(本文出自漸凍人協會會訊2014年11月第155期)

    全站熱搜

    漸凍人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