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紀事-1 

                             文/ 會友 彭怡文老師以眼控電腦撰寫文字 

 

這幾天痰多得可怕,平日使用兩打抽痰管已足夠,如今半天不到就用完。清晨,那痰又再度卡在肺裡,讓我難過不堪,而且旁人很難發現,因為沒有聲響。此時必須有人迅速拍背,讓呼吸管發出聲音再抽痰,才能解除不舒服。我最怕痰在肺裡深藏不露,讓人難以察覺。

 

 

上午十時又有電視記者和攝影師來採訪,母親大人事先帶來我愛喝的豆漿,內加有堅果和黑芝麻,避免像上次一樣,採訪未了就飢腸轆轆。此次面對鏡頭已輕鬆自在,就如拍戲一般能盡情演出自己所扮演的角色;連同母親的被採訪大約兩小時就順利結束。週一台視的夜間新聞,我的醜態播出了四分鐘,大概是一般媒體對罹患重病者較感興趣吧!人生如戲,順其自然。

 

 

誰沒心事?我也想寫一本內心世界的心情故事。但奈何無法實現,也不能公開,只好隨著音樂來抒發複雜的情緒。我贊成安樂死,將煩憂帶入棺木火化,再把骨灰灑入大海好好安息。

 

 

二十年前的兒童節當天,我正面臨了生產的痛苦。一早醒來安娜就給了我特別的服務,除了例行的復健運動外,還加上按摩拍打,似乎在冥冥之中慰勞這個母難日,平時不曾一醒來就有這種服務。兒子每年一定興高彩烈地為自己慶生,他的人緣很好,這次有很多同學陪他去墾丁過生日。還有,他的日用品也常有同學很感興趣,他都會折價割愛,然後不斷再買新的,用了一段時日後再賣掉,好像是生意人一樣,是好是壞不予評論。他每次都抱怨我將他生在兒童節,會永遠長不大、很幼稚等等,但我也會反駁說,所幸沒有晚一天在清明節出生啊!

 

 

上個月,同房的病友不時地更換。兩週前,隔壁床來了一位高齡九十的阿婆,她需洗腎,還有心臟的毛病。由於她專屬的病床不夠,因此借住祈翔病房。阿婆剛來時不停地哀號,想必很痛苦。她有眾多的子孫輪流照顧,但有時照顧者外出用餐或到日光室觀看電視節目,阿婆就一人獨處。有幾次我聽到她不停地咳,聽起來像是被痰卡到了,我迅速使個眼神給安娜,請護士前來抽痰解除她的痛苦。阿婆這幾天情況較不樂觀,不再叫喊且已插鼻胃管進食,眼睛也不再打開,抽痰時也有很多血。而對面病床躺的是一位與我年紀相同的女性,很巧的也發病四年,但是情況比我好很多,說話還有唇型,也無須抽痰,最近才開了胃造口灌食。她貌美但多愁,常傷心落淚看不開。其實有誰能接受?有誰不難過?但智慧不起煩惱,而煩惱不生智慧,隨緣自在吧!(本文節錄自彭怡文以眼控電腦著作之《浩瀚的大海》一書內文,書尚未出版)

 

(本文出自漸凍人協會會訊2013年1月第133、134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漸凍人協會 的頭像
漸凍人協會

漸凍人協會

漸凍人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