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家彭怡文眼控書寫專欄《浩瀚的大海》
四月紀事

 

文/會友 彭怡文老師以眼控電腦撰寫

日前大承帶來花腔女高音莎拉布萊曼於維也納大教堂演唱會的實況錄影,她輕柔內斂的歌喉使人着迷,那舞台魅力更是打動人心。整場演唱會有兩個不同的樂團伴奏,一個是古典式的交響樂團,另一個是流行的樂團,還有一個合唱團伴唱,真是熱鬧非凡。她也配合了幾位具有磁性唱腔的男歌手對唱,她更換了幾套華麗迷人的晚禮服,加上教堂裡優雅的燭光,和古典美的藝術吊燈襯托下,讓演唱會場氣氛熱鬧非凡。這種在教堂舉辦的大型演唱會是很難得一見的,特別是現場熱情的觀眾情緒激昂,讓人萬分感動。

 

昨天下午,主治醫師黃主任為我更換氣切管與胃造廔管,每月定期更換一次。開始時我確實有些恐懼,但之後看見表情嚴肅的主任,不禁對他笑了起來。在旁的護士提醒了他,告知我在對他微笑。主任說,會笑他就放心了,他就擔心我會不舒服。來醫院將近一年了,我很感謝盡心盡力為我治療的醫療團隊,尤其是主任控制了我的病情,使其不至於惡化,而體重也由入院前的三十公斤增加為現今的四十二公斤(四年前未發病時是四十八公斤),也不需服用安眠藥就可與周公打交道!如今期盼醫學界能早日成功發明治療的方法,讓奇蹟出現吧!

 

聰明機伶的印傭安娜,午睡時刻都將她的床椅緊靠著我,並握著我的手。因為她發現我的左手小妞妞還有抖動的功能,如果她睡著了而我有需求,就可動指頭告知。護士們都很納悶為什麼我們喜好這樣睡,我很想澄清並非同性戀!偏偏安娜任誰都以客語做溝通,而多數人都有聽沒有懂。但她才來一個多月就可由我的眼神得知我的需求,注音符號也進步了很多,但有時天真的她拼了字,還認為連客家話也適用,常讓我哭笑不得。她常開懷大笑,也酷愛聽音樂,愛調皮搗蛋。特別是當我在使用電腦時,她會窮極無聊地摸摸我的小手,動動我的小腳,以英文訴說我愛你,或不斷地問我要不要喝牛奶,接著唱自編的牛奶歌曲,唱著唱著又轉成了牛奶糖!生性開朗樂觀的她,夜裡起身時也都和顏悅色地盡心照顧我,而我也常心生歡喜地微笑感恩她。

 

自安娜來之後,我的生活作息變得較彈性且隨性。週日下午大約三點半,我與安娜在午睡時,突然大承牽著我的手並輕聲細語告知,有五位同學在日光室等我二十分鐘了。他們全都是昔日我們在柏林求學時台灣的留學生,如今在各個領域裡都很有成就。大夥閒話家常了約有五十分鐘,但都讓學姐、學長們為我罰站,真過意不去!他們的到訪確實讓我十分驚喜,尤其是有一位學長已二十多年不見,他有病在身,還不時為我唸佛祈福。看到他消瘦的身體,實在是很不捨,我非常地感恩且感動他如此慈悲,總是不忘為他人著想。(本文節錄自彭怡文以眼控電腦著作之《浩瀚的大海》一書內文,書尚未出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漸凍人協會 的頭像
漸凍人協會

漸凍人協會

漸凍人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