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的抉擇:老爸,你自由了

 

文/本會理事 郭龍

 

七月半寫老爸往生,好似不敬。可咱家是基督徒,百無禁忌。

 

2015年10月26日,三芝安養院來電,那時我正在與朋友喝酒。護士說老爸的指數不正常,簡單說就是血氧量不夠,依經驗研判,應該要去急診。立刻,我在蘆洲的朋友,沒有喝酒的朋友,我的好友電伯,立刻發動他的新車,十萬火急的將我送到淡水馬階醫院。好友的任務就是如此,剩下來的就是我一個人承擔了。到院後,趕快向急診櫃檯詢問,是否有老爸的名字,或漸凍人病人入院的消息。櫃檯小姐很仔細地查過後,告訴我:目前沒有符合條件的病友入住。原來老爸還沒來,我只好等待。

 

過了10多分鐘,救護車來了,抬上擔架的即是我老爸。我立刻與老爸相認,並與護理師確認他的身份以及他過往的病史。老爸是漸凍人,他的四肢已無法動彈,希望醫生能夠照料。

 

其實老爸常看的醫師是振興醫院的蔡清標醫師,但淡水馬階與那醫院屬於不同系統,立刻,放棄了聯絡老爸的主治醫師的想法。

 

在淡馬,他們是北台灣屬一屬二的大醫院,每天接受的病人無數,光我在該院陪老爸的時間 大概可以計算出他們一晚需要服務約300病人。老爸狀況穩定,醫師在面對老爸時,還是給予很完整的檢查,尤其是X光。發現了老爸有明顯的胃漲氣,立刻要求老爸插上鼻胃管,同時也發現老爸的胃發炎,連帶的肺部也跟著發炎。於是再給老爸打「抗生素」,希望能控制發炎的狀況。

 

馬階的夜急診量真的是出乎意外的多,老爸剛進急診室,排不到樓上的病床,於是就在急診室過夜。醫生曾說,如果這一晚沒有發燒,也許可以出院。但好死不死,整個急診的內科都是發燒的病人,老爸就這樣被傳染了!雖然有打退燒針,卻無法降低他的體溫。

 

急診室2天的折磨,老爸的狀況越來越糟糕。終於在第三天,護理師告知有病房可以入住。欣喜若狂的我,當然把握住這良好的機會,將老爸送入病房,相信一切都會有好的發展。同時我也可以回家睡覺了。

 

10月28日,早上10點,看護打來電話,很聚張的跟我說:你快來呀!有問題呀!

 

主治醫師說,老爸在例行性心臟檢查時休克了,目前身體沒反應,準備急救。我看到了老爸被推回病房,身邊有六至八人,拿著一些急救的用具,就等我說好,會立刻插管急救。

                                             

我跟主治醫師說,我爸是漸凍人,早已有交代,他不希望依靠機器生活。這是他明確的指示。這一天既然提早到來了。我予以尊重,即不施予急求,讓他好走。

 

主治醫師呆了一下後,要求我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

 

我問醫師,可否讓老爸走「安寧」?

 

醫生說,可能來不及,不急救的話,大概在今天就會走了。

 

了解了醫師的判斷後,立刻傳訊給遠在美國的哥哥,再通知近親大伯、堂哥,請他們務必前來送老爸最後一程。

 

上午11點昏迷,下午近三時前,心跳停止。

 

這正是老哥上飛機前的來電時間,我痛哭失聲。

 

老爸生前數度提及安樂死,也相當排斥氣切等侵入性的醫療。

 

在他身邊的只有我,當我決定照他的吩咐不急救時,我們的外籍看護雅提,似乎比我們更了解狀況,大哭而且明確的告知我,老爸剩下的時間。她我問她,以她送過三位老人離世的經驗,其中一位榮總醫師的媽媽沒有。我心裡便有底了。若醫生的決定是讓爸爸好走,那也該是我的決定。

 

不敢說我盡孝心,我只希望老爸可以在沒有病痛的狀況下,安然解脫。當他的靈魂脫離他的漸凍人驅體時,他可以立刻重獲自由!

 

老爸,你自由了!你的自由,是我們全家人真心為您祈禱的結果。今天您可以在主的身邊看著我們,自由地看著我們!你的解脫,也是我們深層的祝福。您一直在我們心中,永遠!

 

【專家的話】                               

文/蓮花基金會董事長 陳榮基

郭龍理事分享協助老爸安詳往生天國的經驗,讓我深深感動。漸凍人如果病程已進展到末期,一旦發生呼吸衰竭,可以尊重病人的意願,不要再實施無效而且增加病人痛苦的心肺復甦術插管急救。也可以請教醫師:「如果病人是你的親人,你會做何抉擇?」協助親屬安詳往生,是大孝與大愛的行為!雖然,「活著,是最好的禮物」;但是,「善終,是最美的祝福」。生老病死,就像春夏秋冬,是自然的法則,善終,是每一個人都可以追求的權利!

 

(本文出自漸凍人協會會訊2016年12月第180期)

 

 

漸凍人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