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杉生命中的天使》

 

文/會員 李王根旺

 

出生於1953年,初中畢業,家中排行老三。幼年喪父,慈母身兼父職養育我和哥哥、姐姐以及祖母,為了維持家中生計,母親極為勞碌困苦。民國四十年代,時至二戰後不久,物資匱乏,工作難尋,尤其是女性,更是困難重重。而且深居山上,交通非常不便,完全靠兩條腿,出入曠日費時,母親常說:「要出門死一人,不出門死一家人。」母親這句話道盡了當時的無奈,生存的困苦。 

 

初中畢業,因家中負債,不敢升學,隨即投入工廠打工。雖是童工,仍努力不懈,日夜加班,歷經數年,全家大小的努力下,債務終於還清,而且搬離山上,遷居現址。在母親鼓勵下,報名高職夜間部,非常不容易當了三個月的高中學生。蒼天開了大玩笑,竟然把不治之症(漸凍症)置入我的身體,正值青春年華的我,不相信醫生的宣判,更不認同母親誤信的江湖術士。從此怨天尤人,嫉世憤俗,五毒、八苦具備,尤其慢、疑二毒更是纏心,集一切偏見、負面於一身,遠離無數貴人的提攜,良師之教誨,終集一身之罪過。

 

對於殘燭之年,希望能夠有福,緣遇名師受教,希望能由基礎課業開始學習,並能融會貫通,而運筆於生命中。借禿筆記下自己生命中遇到的經驗,好讓世人警惕。也可安慰、感謝、感恩,沒有放棄我的家人。

 

1970年夏天,我精神渙散的步出台大醫院,失去了方向,宛如行屍走肉一般,腳步沉重在台北街頭,心中反覆著醫生診斷的結果「進行性肌肉萎縮症」(俗稱的漸凍人ALS),目前醫學還找不到醫治方法,快者3年到5年,就會危及生命。

 

正值年少輕狂、滿腔抱負、前程似錦。山杉聆聽完醫生如此宣判,受不了這晴天霹靂,等同世界末日的醫囑,性情從此大變,原本乖順,理智又上進,變得怨天尤人、憤世嫉俗、自甘墮落,於瀕臨鑄下大錯之時,佛祖上帝,大發慈悲,不忍這個家庭再發生悲劇,指派了一位天使「牡丹」就近度化頑劣的山杉。

 

天使般的牡丹,大臉、五冠清秀、身材不高、體態豐腴、待人真誠,外表看起來平凡樸實、村姑類型,但是內在不僅美而且慈悲、善良、悲天憫人、深具同理之心,尤其精神和韌性足可媲美印度之星德雷莎修女。

 

1980年,牡丹又再次承擔老天爺的淬鍊考驗。女兒兩歲時不幸感染「克沙奇病毒」(腸病毒的其中一型)群醫束手無策,最後導致女兒終生重度殘障,撒旦惡魔如此蹂躪摧殘,親戚朋友視如瘟疫,冷嘲熱諷「咽兜上世人毋知作外濟歹失德的代誌」、「報應」、「一代不夠,閣報下一代」。

 

山杉受不了如此尖酸刻薄的長舌,更覺得嘗盡世間極苦,不忍再拖累愛妻牡丹,帶著同是重度殘障的女兒去輕生,就在千鈞一髮,鬼門關前,被長兄梢南救回。牡丹獲知消息,顧不得擺在路邊的攤子,火速趕回,同時抱住山杉和女兒,聲淚俱下,對山杉說「憨尪呀!憨尪!天公伯會將伊(指著女兒)送乎咱是看會起,咱是要委託咱呢!天公伯會安呢安排,絕對有伊的用意,為什麼毋送去別人兜?」

 

這麼淺顯易懂的道理,如五雷轟頂震醒了固步自封、自殘形穢的山杉,經此一陣山杉開竅,效法了凡四訓「自我反省、懺悔改過、立不貳過之志」,潛心學習,秉持一步一腳印、自助人助,而後天助、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天無絕人之路。定好目標,努力不懈。

 

台灣俗語說,「查埔田,查某岸」「夫妻同心,烏土變黃金」。2014年,山杉謝下重擔,把「牛扁擔」交給兒子、媳婦、女兒,一家大小,四代同堂,不僅打破醫囑,更扭轉命運,應驗了《了凡四訓》所言,「命由我道,福自己求」。

 

今日的牡丹,是兩個孫子的大玩伴,山杉滿足笑稱,他有三個孫。也是91高齡婆婆口中再造李家的天使,功德無量!阿彌陀佛!

 

 (本文出自漸凍人協會會訊2016年8月第176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漸凍人協會 的頭像
漸凍人協會

漸凍人協會

漸凍人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